行業資訊
微軟CEO納德拉:將市值作為成功的指標非常危險
騰訊科技 | 來源:騰訊科技 瀏覽次數:373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1日
摘要:

11月11日消息,據外媒報道,到2020年2月4日,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微軟首席執行官的時間將滿六年。

  11月11日消息,據外媒報道,到2020年2月4日,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微軟首席執行官的時間將滿六年。與他的前任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相比,時間并不算長,但他已經有足夠的時間給公司留下自己的印記。無論以任何基準來衡量,納德拉的任期都是成功的,包括帶領微軟市值突破1萬億美元,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上市公司。

  不過,納德拉本人認為,將市值等財務指標作為成功的指標是非常危險的。他說,在1992年加入微軟幾年后,他就曾經歷了微軟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公司的第一個時期。他在紐約參加活動接受《Fast Company》雜志主編斯蒂芬尼·麥塔(Stephanie Mehta)專訪時說:“我記得那時候,我們這些在90年代初加入的人在想:‘哦,我們的公司一定很棒,看看它的市值。’而這始終是結束的開始:當你開始不知何故地認為你是上帝給人類的禮物時,你可能就會忘記最初推動你成功的東西。”

  納德拉補充說:“受那個時代的啟發,我說我們需要從‘無所不知’到‘無所不學’,這就是我們談論微軟企業文化的方式。”

  “我們希望將數字技術商品化”

  微軟從來都是盈利機器,但在本世紀,它確實經歷了這樣一個時期:人們對它的普遍看法是,它最好、最吸引人關注的年份已經過去。那是在納德拉用一種“既向前看又向后看”的戰略重啟其文化之前。

  一方面,納德拉在云計算、移動、增強現實(AR)等新領域下了很大的賭注,并放棄了以Windows為中心的思想。但他沒有放棄公司的歷史優勢,而是專注于公司的使命,即創造有用的工具,使技術民主化。自從蓋茨及其聯合創始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在20世紀70年代開始編寫編程語言以來,這一追求就始終印在了公司的骨子里。

  納德拉表示:“請記住,微軟是一家通過為企業級工程軟件供應商Altair構建BASIC解釋器而建立的公司,因此我們的目標是任何人,無論是零售商、制造商還是醫療保健公司,如果他們都想成為軟件公司,我們希望將數字技術商業化。”

  微軟最近最大的簽約客戶是美國國防部,獲得了其價值100億美元的JEDI(聯合企業防御基礎設施)云計算合同。即使在公司簽署協議之前,這筆交易在微軟員工中就引發了爭議,其中有些人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敦促公司不要對這份涉及發動戰爭的合同進行投標,該合同的目的是在特朗普政府的監督下發動戰爭。

  麥塔在專訪期間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于JEDI合同及其在公司內部引發的反應。納德拉強調,微軟員工應該始終覺得自己有發表觀點的權力。他說:“我們非常關注他們提出的問題,是什么引起了他們的擔憂,因為我認為這非常重要。然而,最終,作為一家美國公司,我們希望確保我們最好的技術能夠提供給那些我們選擇保護我們自由的機構。”

  麥塔還問道,另一個選民群體(股東)是否對該公司幫助處理其家鄉西雅圖的地區問題感到擔憂。西雅圖和其他科技工作者集中的地區一樣,不太富裕的人群被擠出了曾經繁榮的社區。今年早些時候,微軟承諾投資5億美元在該地區建設經濟適用房。納德拉回應稱:“微軟需要員工,而員工要住在社區里,社區需要醫院、學校。投資者愿意做更多工作。”

  “我們喜歡創造新的語言”

  當納德拉和麥塔的談話轉向特定的微軟產品、服務和技術時,聊天的重點是新的領域,而不是傳統的“搖錢樹”,他們甚至都沒有提到過Windows。納德拉提及本周開始發貨的HoloLens 2 AR頭盔,并展示了微軟高管朱莉婭·懷特(Julia White)用這款頭盔實時錄制自己英語演講的全息圖,它被實時翻譯為日語。納德拉說:“我們對它所包含的大量人類交流感到興奮。”對麥塔將此次演示與《黑鏡》(Black Mirror)中的場景進行比較,納德拉并未感到不安。

  在過去提到人工智能(AI)的演講中,納德拉自己也有些相當黑暗的描述,他將這項技術的反烏托邦可能性與電影《一九八四》和《美麗新世界》進行了比較。他辯稱,微軟等公司有責任通過創建消除偏見的工具包等行動,引導AI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并服務于人類,對采取相關立法措施持開放態度。

  當麥塔提到谷歌最近宣稱已經實現了“量子霸權”,即在實驗量子計算機上執行傳統計算機無法勝任的任務時,納德拉并沒有對谷歌的有爭議說法提出異議,盡管微軟有自己雄心勃勃的量子研究項目。相反,他稱量子時代是微軟作為工具提供商的機會,并推廣了該公司的量子編程語言Q#。他還指出,量子時代需要他提高自己的技能,畢竟“我在計算機科學中學到的東西與此關系不大”。

  在他們的談話接近尾聲時,麥塔注意到Fast Company社區對微軟提高效率建議的熱衷,并詢問納德拉是否可以分享他用來管理自己異常繁忙日程安排的方法。舉例來說,他設法抽出時間參加各種活動,盡管這可能與微軟自己的Ignite大會日程重疊。納德拉的答案是:“有時候,我們會將‘我們應該做的所有事情’與‘只有你才能做的事情’混淆起來,而關注后者是對我非常有幫助的過濾器。”

  這并不是說納德拉的頭腦中已經有了所有答案,或者只是面對需要他發揮特殊專長的問題。他解釋說:“有人會抱怨,Word沒有做他們期望其做到的事情,我確信自己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但至少我可以去搞清楚。”

特別聲明:
轉載上述內容請注明出處并加鏈接。上述內容僅代表作者或發布者的觀點,與中國電子商會官網的立場無關。如有任何疑問或了解更多,請與我們聯系。電話:4008 900 6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電子商會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備13044805號
電話:010-68256762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CECC.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翠微中里15號樓

重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